◎作者:田家青◎出版:三聯書店◎2014年5月出版
  今年五月二十五日是王世襄先生誕辰百年,作者田家青作為文物大家王世襄先生得意的入室弟子,從游王世襄先生三十餘年,親炙其深厚學養和大家風範。所記皆為第一手材料,文字流暢易讀,京腔韻味濃郁,人物刻畫靈動,幽默筆觸中浸出深厚情意。書中所載三十餘年來王世襄夫婦雍容達觀的處世境界,以及生活點滴中所流露之美學趣味和獨到見解,都讓人印象深刻,回味不已。
  鑒人如鑒物,這不僅僅對明清傢具專業,而且對人所從事的任何專業,特別是對人的一生,都助益無窮
  梁思成當年能在四川撰寫《中國建築史》,也全靠朱啟鈐先生艱難保存並提供的古建調查測繪資料;收藏,存素堂所藏古代絲繡織品,為海內外私藏之冠;慧眼獨識,保護購藏了存世不多的樣式雷圖檔和燙樣。因此,王先生認為,從任何角度來衡量,朱啟鈐先生對社會和歷史的貢獻都是他人無法比擬的。任何人,若從事過他一生所從事的任何一項事業並做出他那樣的貢獻,都足以自傲人生,而他一生卻從事了舉不勝舉的多項事業,並項項做出非凡的貢獻。但是,社會輿論卻只知其麾下學者梁思成,而不知其背後操盤者朱啟鈐。像他這樣悟性極高,有真才實學的巨擘大家,不為人所熟知,甚至默默寡聞,固然有種種原因,但其人生與成就如海深山高,反而使我們所無法企及、難以理解,必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  鑒人如鑒物,這不僅僅對明清傢具專業,而且對人所從事的任何專業,特別是對人的一生,都助益無窮。尤其是當前,有些所謂“名人”,擅長利用各種媒介來獲得名聲,靠的是取巧經營而並非真才實學。各行各業都有這樣的人,這類人大都很能說擅“表演”,但實際上並沒有真正的內在能力。而能否具有鑒人的眼力,能否準確地判斷出一個人的實際水平,其重要意義在於能藉此選擇應與什麼樣的人交往,這對於人生的重要性,是不言而喻的。
  一九九五年,我編著的《清代傢具》一書出版,我和王先生的關係,從相識到相知,從登堂到入室,進入了新階段,他對我寄予了更大的期望,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  有兩件事,他特別惦念,也是他的心愿,希望我能以畢生之力去推動併進行下去。
  第一項,確立明式傢具的社會與文化地位。
  明式傢具的成就,可以一句話來概括:五千年漢文化的精華孕育在物質上的表現。其地位,本來應等同於書法、繪畫、瓷器、玉器。應該特別指出的是:從藝術史的角度來看,明式傢具,實際上已遠遠超出傢具的範疇,本不應僅僅被算作傢具,而應被視為中國漢文化精神的代表性器物,其地位應有多高,可想而知。
  可惜直至今日,在世人的眼中,明式傢具的位置,依然歸類於工藝美術。在我們所能看到的拍賣圖錄上,明式傢具被歸為木器傢具一類,總是跟工藝品和雜項放在一起,其身價自是與工藝品基本等同。而明式傢具能夠體現人的思想,有藝術的造型、精密的結構和複雜的工藝,應該和書畫之類等同視之,更何況它還能使用,具有實用價值。奇怪的是,恰恰由於明式傢具“能使用”這一優點,卻反而不能被算作藝術品,所以也就不值錢。王先生和我都多次憤憤地說:這純屬一個荒唐悖謬的理論。
  造成誤解的原因,首先在領悟明式傢具的藝術水準上需要具備一定的學養與鑒賞力。往往有些自稱明式傢具愛好者,甚至自稱懂行的人中,若進深一步對話,就會發現,很少有人能真正理解和讀懂明式傢具。顯然,社會的認知力不夠。那麼,即使明式傢具已被社會公認,有了一定的地位,這種“社會公認”,也僅是人云亦云。其次,當今,以商業為目的仿製傢具特別紅火,大量做得不好的仿品有些甚至俗惡至極,敗壞著中國傳統傢具的名聲,卻有著極好的市場,甚至某些博物館也在收藏一些很差勁的仿明式傢具,這就造成很壞的社會影響並誤導著公眾對明式傢具的鑒賞。王先生對此一向非常反感。這也是他支持我做傢具,希望我能做出好傢具的根結所在。
  在促進對明式傢具的理解和宣傳其藝術成就上,還有許多工作要長期做下去。
  王先生於一九八五年出版的《明式傢具珍賞》代表的是那個時期對明式傢具的最高認識。自此二十多年以來,根據新發現的越來越多的明式傢具實例,證明明式傢具實際有很多的分支和流派,而“明式傢具”,原本應是一個大概念。例如《明式傢具珍賞》一書封面的紫檀有束腰的圈椅(現在被大量仿製),其實屬於清宮官造明式傢具一類。通過二十年的認真歸類總結,我們發現,歷史上製作於江蘇蘇州東山一帶的蘇作明式黃花梨傢具,雖非百分之百件件精好,卻是最正宗、真正能代表中國文化精神的器物。近二三十年來的深入研究,通過對造型、工藝和結構的研究,尤其是通過一些工藝細節和結構特征,我們已初具能力把不同產地的明式傢具彼此分離出來。據大致估計,至今在全世界範圍存世的、符合蘇作明式黃花梨傢具流派的器物,應該在幾百件之內。我一直在註意搜集和整理這類器物,其中還有近百件未曾面世的絕精的傢具,集中在幾位世界級收藏家手中。幾年前,我已幫助其中的一位收藏家整理編寫了藏品目錄,但至今仍未出版面世。王先生看過這本書的樣稿,給予了很高的評價,希望能陸續說服這幾位大藏家,將之精品公開於世,對這類器物進行整理研究後,最終能以圖書形式將蘇作明式黃花梨傢具百件精品展示給世人。待到那時,世人對明式傢具方能有更為深入和準確的認識,從而導向明式傢具崇高的社會與文化地位的最終確立。
  (連載九)  (原標題:和王世襄先生在一起的日子)
創作者介紹

沙發清潔

pb60pbhzz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